嫩芽从枝头钻出,花都开好了。新绿初生,流 水炊烟,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也有许多渺小的 努力。做了个长长的梦,梦里昼夜平分,心头 的雪都攒成花开,不肯醒。窗外阳光很好,像 一首春天的诗。

嫩芽从枝头钻出,花都开好了。新绿初生,流水炊烟,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也有许多渺小的努力。做了个长长的梦,梦里昼夜平分,心头的雪都攒成花开,不肯醒。窗外阳光很好,像一首春天的诗。

嫩芽从枝头钻出,花都开好了。新绿初生,流水炊烟,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也有许多渺小的努力。做了个长长的梦,梦里昼夜平分,心头的雪都攒成花开,不肯醒。窗外阳光很好,像一首春天的诗。

嫩芽从枝头钻出,花都开好了。新绿初生,流水炊烟,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也有许多渺小的努力。做了个长长的梦,梦里昼夜平分,心头的雪都攒成花开,不肯醒。窗外阳光很好,像一首春天的诗。

嫩芽从枝头钻出,花都开好了。新绿初生,流 水炊烟,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也有许多渺小的 努力。做了个长长的梦,梦里昼夜平分,心头 的雪都攒成花开,不肯醒。窗外阳光很好,像 一首春天的诗。

嫩芽从枝头钻出,花都开好了。新绿初生,流水炊烟,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也有许多渺小的努力。做了个长长的梦,梦里昼夜平分,心头的雪都攒成花开,不肯醒。窗外阳光很好,像一首春天的诗。

嫩芽从枝头钻出,花都开好了。新绿初生,流 水炊烟,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也有许多渺小的 努力。做了个长长的梦,梦里昼夜平分,心头 的雪都攒成花开,不肯醒。窗外阳光很好,像 一首春天的诗。

嫩芽从枝头钻出,花都开好了。新绿初生,流水炊烟,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天也有许多渺小的努力。做了个长长的梦,梦里昼夜平分,心头的雪都攒成花开,不肯醒。窗外阳光很好,像一首春天的诗。